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中俄石油合作仍有未知因素

时间:2019-10-12 03:53:49 来源:互联网 阅读:4次

  中俄石油合作仍有未知因素

  应俄罗斯总理弗拉德科夫的邀请,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将于9月23日至25日正式访问俄罗斯,并出席两国总理的第九次定期会晤。从会谈前的准备工作来看,能源合作应该是温总理此行的一个重要议题。不过,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问题专家李健民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指出,中俄石油合作前景还存在着不少未知因素。

  “泰纳线”支线遥遥无期

  9月16日,中国驻俄大使刘古昌在就中俄总理会晤举行的发布会上表示,目前俄罗斯正在考虑的从泰舍特到纳霍德卡输油管线——泰纳线方案“包括通往中国的支线。俄在至2020年能源战略中,已经明确决定修建通往中国的管线。近俄领导人,尤其是主管的赫里斯坚科部长也一再表示,要修建通往中国的管道,并说这是坚定不移的”;“相信温总理访俄将会推动管道项目尽早落实”。

  然而,一位长期跟踪中俄关系发展的国内学者注意到,这一表述与此前俄媒体的说法有一些出入。俄政治观察家伊万 ·普列奥布拉任斯基援引俄政府消息灵通人士的话说,8月25日在北京召开的第六次中俄能源合作分委会会议上,赫里斯坚科曾就铺设俄东部地区石油输出管道问题作了明确说明:“没有替代‘泰纳线’的方案。至于到中国的支线,当然可以建,但这不是现在讨论的题目。在‘泰纳线’问题上,当务之急是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必须在国内获得必要的许可,是否修建通往中国的‘泰纳线’支线,只有到了投资协议阶段,才会开始与中国的谈判。”

  此次会议是中俄总理会晤准备工作的一部分,由俄工业与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和中国国家发改委主任马凯主持。其间,双方分别举行了石油、天然气与电力合作工作组全体会议,就能源合作问题进行了广泛讨论,重点是俄罗斯对中国的能源供应。

  俄政府消息人士的说法表明,会议并没有把“泰纳线”支线作为双方讨论的问题,这就意味着,此次中俄总理会晤的议题不大可能涉及“泰纳线”支线。

  9月17日,就此拨打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的子公司——中国石油股份有限公司发言人兼办公厅主任徐永发的,但一直无人接听。

  随后,采访了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一位熟悉中俄能源合作的专家。据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说,俄方否决“安大线”方案后,中方在修建俄中输油管线问题上一直比较谨慎。目前,俄有关部门已初步决定将“泰纳线”主干线作为优先考虑方案;至于“泰纳线”支线,根本就是“八字还没一撇”的事情。

  尤科斯事件波及铁路输油

  据专家指出,在中俄石油合作问题上,目前中国担心的并非输油管线问题,而是尤科斯石油公司逃税案对俄中铁路石油运输带来的消极影响。

  根据双方达成的协议,在输油管线问题解决之前,俄将通过铁路运输的方式增加对中国的石油供应,而尤科斯公司在这方面扮演着重要角色。目前该公司通过铁路每天向中国输送12.4万桶原油。据统计,俄罗斯石油占中国石油进口总量的 7%,其中仅尤科斯就占了5%。

  今年3月,尤科斯公司和俄国家铁路运输公司签署了通过铁路联合向中国运输石油的协议。此前,尤科斯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中国石化集团公司签订了2004年至2005年的石油购销合同。根据合同,尤科斯公司将在今明年,分别把对华石油出口增加到641万吨和850万吨。

  然而,近半年来,俄联邦税务部对尤科斯公司近70亿美元的逃税指控,以及司法部门冻结其资产的行动,已经影响到该公司对中国的石油出口。

  据中国石油天然气公司一位消息人士透露,到目前为止,尤科斯公司本年度对中国的石油供应总量与641万吨的购销合同额还有一定差距;虽然到年底还有数月时间,但考虑到尤科斯公司已被迫减少本年度石油生产量,要完成合同指标已相当困难。

  与此同时,铁路运费问题也凸显出来。8月中旬,俄铁路运输公司总裁法捷耶夫曾表示,尤科斯公司已缴纳了今年头 9个月的铁路运费,共计2410万美元。当时他还放出风声:中国已作出承诺,如果尤科斯无力支付石油运输费,中方愿承担相关费用。不过,据尤科斯公司驻北京办事处一部门主管向透露,因支付方式等问题,俄方目前已拒绝了中方的这一建议,并声称将自行解决。至于如何解决,这名主管不愿向说明。

  当然,吊销尤科斯公司麾下的子公司——尤甘斯克石油公司的采油执照,可能会对尤科斯公司带来致命打击。日前俄自然资源部已经以逾期拖欠税款向该公司发出警告。尤甘斯克公司日产原油约100万桶,是尤科斯公司的核心资产。一旦它被拍卖,那么尤科斯要么被迫宣布破产,要么面临数月内每天减少约20万桶的原油出口量。可以预见,无论出现那种情况,都会影响尤科斯对中国的石油出口。

  不过,有分析人士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尤科斯留下的空档很快会被俄国内的竞争对手填上;所以从长远讲,俄对华石油出口业务未必会出现太大的波动。

  为消除中方对尤科斯公司供油问题的担忧,俄工业与能源部长赫里斯坚科明确表示,俄方会尽一切努力扩大通过铁路向中国供油,力争2005年达到1000万吨,2006年达到1500万吨。俄总理弗拉德科夫近也两次发表声明,承诺俄将继续履行尤科斯同中国达成的供油合同,并保证在这方面不会出现“非常情况”。

  业内人士认为,在俄中石油管道项目出现波折的情况下,通过铁路出口石油不失为一种现实、有效的方法。由于目前国际油价居高不下,这种运输方式尚能保持一定的竞争力;而一旦油价大幅回落,铁路运输将暴露出成本太高的明显弱点。

  收购俄石油公司困难重重

  9月14日,俄政府关于用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股票,置换“俄罗斯石油”公司资产的建议已得到普京总统批准。9月16日,俄经济发展部部长格列夫宣布,两公司的合并计划初步定在9月20日出台。

  根据设想,俄石油公司的股份将被全部置换成天然气工业公司的股份。合并完成后,国家对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的控股权将从38%增加至51%,而俄罗斯石油公司则100%由国家控股。

  在谈到俄政府此举的目的时,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经济问题专家李键民教授指出,这是俄罗斯加强对战略资源国家控制的重要步骤;将来俄天然气工业公司可能会被打造成一个集天然气、石油和电力于一体的世界超级能源巨头。

  这不仅有助于巩固俄罗斯在国际能源市场的地位,而且有助于俄当局对国家战略资源的进一步垄断。如果不出预料,个成为该巨头猎物的将是尤科斯公司的核心资产——尤甘斯克石油天然气公司。

  至于俄政府兼并能源企业对中国的启示,李教授认为,首先应该看到的是俄政府加强对战略资源控制的决心。其次,中国在与俄罗斯能源企业的合作过程中,必须保持清醒、理性的认识,不能贸然行事;特别是在收购俄石油企业股份问题上,中国应该认识到,俄罗斯不会让中国人参与,必须吸取在斯拉夫石油公司和斯基姆尔石油公司收购问题上的失败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