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健康

窄窄的爱河2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2 21:24:4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列车徐徐向前,走下一段路,有的乘客在打盹,有的乘客站在走道上,高谈我们的原子弹已经成功爆炸的新闻。我装作睡觉打盹的样子,与她的身体靠得紧紧的。那女孩微微闭着眼睛,兴许是睡着了,没有对我的行为做出任何不耐烦的表示,而是当作不曾知道、或正在熟睡。“熟睡”中的她也亲近的向我靠拢。随后她就闭着眼睛,把一只脚搭在我的脚腕上,而且把她的一只手很坦然的放在我那正在勃勃然、起起伏的地方。她细嫩的手被起伏着的它微微托起来,又轻轻放下,弄得我一阵阵神经过敏,几乎窜射出那宝贵的精液。我的全身已经感到了一种奇妙的情绪在涌动。一股难以控制的亢奋倏然兴起,我索性把一只胳膊搭在她柔软的肩膀上,脸也靠得非常近。如果她伸出娇嫩的香舌,就可能碰着我的嘴唇。我已经闻到女孩脸上特有的那种幽香,就像我的桂。可是,我对她的一切都无从知晓,不敢去刻意揣摩她的心地,不敢再出更大的格。我只要再克制几个小时,就能与我亲爱的桂,痛痛快快地融为一体,用不着在这人山人海的列车上招惹是非。我只觉得这样相互依靠着就可以缓解一下我急切求偶的欲望。    此刻,众目睽睽之下,乘客们看傻了。那个年代,谁都看不惯一男一女当众亲亲热热的举动,大概我们俩已经够上了亲亲热热的标准。我就感觉到有些人在唧唧喳喳地说着什么,似乎在非议我们的伤风败俗。一会儿,一些爱管闲事的乘客簇拥着列车员走过来:“你两个马上站起来!”那声音如狼似虎,近乎于嚎叫。我俩都吓了一跳,我把搭在她肩上的胳膊猛地抽回来,她把她的手脚轻轻挪开,我们立刻站了起来。我那惶惶恐恐的的表情已经掩饰不住,唐突道:“睡着了,睡着了呀!”那女孩却不当回事,漫不经心地打个哈欠:“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我们怎么了?”列车员板着脸,一本正经:“你们是什么关系?”我慌了,本来想说实话,“萍水相逢,互不相识”,可是我还没说出口,就听那女孩很坚定地说:“他是我丈夫!”围观的人们努着嘴,口里“啧啧啧”的陆续散去。啊!她,怎么能这样说呢?哎呀!幸亏她这样说,不然,我们非得被带到列车长那里受审不可,一旦受审,我的流氓罪名,就会很快传到单位,继而写进我的人事档案,那可就闹大了。所以,当这女孩慷慨地把我这个不守规矩的陌生人认作丈夫的时候,我更加敬重她了。若非她如此慷慨,我可就糟透了。    然而列车员并没有就此罢休:“好,他既然是你丈夫,快把结婚证拿过来!”女孩一点也不示弱:“谁出门还常把结婚证带在身上?莫非你的结婚证带在身上了吗?你也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列车员没有立刻软下来,他仍不服气,一面向回走,一面警告我们:“哼!是夫妻也不能在大庭广众面前耍流氓!成什么体统!”这时,我也有了词,狐假虎威地说:“谁耍流氓了?别乱扣帽子!”    当然,我那不断升腾的欲火,也因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灰飞烟灭了。    说也奇怪,越是禁锢和封闭男女公开的爱,就越是流氓辈出,我们县医院周围的村庄,几乎每个村都有几个带坏分子帽子的流氓。谁要能抓到流氓,那是思想进步的表现,必是一棵好苗子,定会前途无量。可是列车上的女孩,没有让那些一心抓流氓的人们和列车员,把我们抓起来,他们当然很扫兴,很不自在。于是,一场本不是误会的误会,被这位女孩大胆的、机智的驱散了。我非常庆幸,也非常钦佩她。    可是,又觉得她是不是太轻浮,她是不是一个专门拐骗男子的阿飞?要不,她怎么会如此庇护我?我是个陌生人啊!不行!我得离她远点。于是,我不想与她再叙谈什么,不想追问什么,而是借故上厕所,急匆匆走开,换乘了别的车厢。不过,我深刻记得她的长相,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柔美的口唇口角,与我的桂差不多。    我终于到达南京站了,我从车窗里早就看见桂的身影,一下车,把行李扔在地上,毫不姑息保姆抱着孩子在场,毫不姑息那群下车的人的观望,一下子把我亲爱的桂紧紧搂住,狠狠地吻着她。她也紧紧地搂着我,把她那比唇印香得多的香舌递到我的嘴上,互相亲昵起来。我是多么想她!她是多么想我呀!我们终于如愿以偿了!    可是,我们又惹祸了,车站上一个身穿标志服的女管理人员,被几个人簇拥着走过来,没好气的大声说:“行了!行了!行了!封资修的东西!伤风败俗的玩意儿!也不嫌丢人!快走快走!”与此同时,本来匆匆奔出站外的乘客们,一个个停下来,用吃惊的目光看起了西洋景。甚至有的吐唾沫,有的啐我们一口,又的目瞪口呆,有的怔怔地站在那儿不说话,还有的干脆打骂起“流氓”来。不过,因为我觉得这是光明正大的举动,即使有人过来拉,也是拉不开的,所以我们丝毫也没有停止亲吻,以致我们的保姆也吃惊不小,我看见她抱着孩子羞羞答答的把头扭回去了。    我要在家住一个星期,我让她请了一个星期的病假,以使我们夫妻能在这短短一个星期假期中,利用每一寸时光,尽情地欢度来之不易的相会,把双方一年来各自的丰富积累彻底地向对方释放。当初,天天在一起,没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幸福,只不过就是那么回事,不知道珍惜它。可如今,深深的知道了,相思之苦如同戴上了监牢里的镣铐,让人不能得脱。现在,我们夫妻扔掉了镣铐,走出了牢笼,走到了一起,甜甜蜜蜜、恩爱有加,怎舍得相离半步呢?    桂说,她想我比起我想她来更加难以忍受。    有一个夜里她想我想得不能入睡,非常难受,难受得要死,巴不得出去找任何一个男人来家交媾,可是理智的力量战胜了胡来的邪念。她不得不用一只灯泡,代替我的阳物,快速的磨蹭那个敏感的地方,以便解除求欢难偿之苦。可是,由于用力过猛,那灯泡被她充满激情的手捏破了,落到阴道里一片玻璃渣子,阴道流出了鲜血。她不敢动了,生怕那玻璃片向深处刺去,只得呼唤保姆,那小保姆醒来,给她慢慢检出来,才没造成过分伤害。    我听了她的伤心故事,感到深深的忧伤,我,堂堂一个双学历的知识分子,为了得到一份工作,远离家乡,远离妻儿,害得妻子如此受苦,害得自己孤孤单单,家不像家,业不成业,我到底是为了什么呢?一时间,对于回济南上班的事,在我心中心灰意冷起来。    我们夫妻寸步不离,我希望在短短的一周时间里,弥补过去一年的情债,做下未来一年的情爱,真是爱得大汗淋漓、死去活来。桂心疼我,她说:“你别太累了,身子重要。”我说:“没事,只要那东西不肿起来就不要紧。”她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就问:“怎么,还有肿起来的呀?”    我说:“我在门诊上见过一个病人,他是个解放军战士,三年才回家一次,回家后他媳妇不不饶他,白天黑夜地做爱,可是那媳妇患有干燥症,那小伙子的东西只三天就肿起来,肿得很粗很大,当然也很痛,痛得厉害,再也没法做爱了。他媳妇害了怕,领他去找我看病,我只好给他做治疗……”    桂说:“别瞎说,不可能!你怎么没肿呢?”我说:“因为你的分泌旺盛,我的分泌也很旺盛,我们都没有干燥症,所以无论怎么样,都是不会肿起来的。”    甜蜜的假期倏然无痕,很快到了尽头,我知道单位的纪律是严明的,回去晚了不但要挨批评,更重要的是有些预约好的手术还要等我回去做,可是我真的不愿走。有时候就想,有了这份工作,还不如在家陪老婆的时候好呢,弄得夫妻不能团圆,父女无法会面。每当我的小宝贝咿呀学语喊爸爸的时候,我就觉得一阵心酸。我堂堂一个男子汉,双学历的高级知识分子,空有虚名,就连会见自己老婆孩子的空隙都只能一年一次,一次七天,也确实太有点残忍了吧!唉!残忍也罢,折磨也罢,我这地主崽子,能为人民做出自己的一些贡献,还能受到当地群众的重视和尊重已经很了不起了,我不能想得太高。    于是,我一跺脚,说声“走!”当着保姆的面拥抱了她,亲吻了几下女儿小静,狠了狠心,走了。    我按时回到了县医院,并且按照原来预约的手术安排,连续做了十几天的大小手术。可能是妻子桂的爱,给了我极大的力量和智慧,也可能是我的手术技能慢慢娴熟起来,我做过的这些手术每一个都很成功。还有可能是器械护士小谢,热忱帮忙的结果。到了年底,我被医院党支部评为了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在表彰大会上,赵院长当众亲自为我颁发了镶在玻璃镜框中的奖状。    春天来了,春天的山区是美丽的。院领导放我两天假,让我玩几天。还让器械护士小谢陪我去。小谢领着我,我先到了周围的锦绣川、锦阳川、锦云川游览。济南的“三川”,确实壮丽而锦绣,一片片梨花如云如雾的铺满了一个个山坡和一片片田野。山崖上,果树间,百鸟啁啾,如同天赐的音乐,从远处、近处错落有致的不断传入耳蜗,令人陶醉。玉符河开冻了,湛蓝的河水载着片片花瓣儿潺潺流淌。卧虎山水库那浩渺的水面,倒映着满山的桃花、杏花,被微风卷起的层层涟漪摇动着,好像为我出色的工作成绩喝彩。我们来到济南的大明湖、趵突泉和千佛山游览。觉得济南风光无论从那里看,都不亚于江南,特别是家家泉水、户户垂杨的景致,使我流连忘返。济南,这个不起眼的古城,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和永恒的记忆。    我们在大明湖里划船,小谢说:“震老师,大明湖是不是很大?”我说:“论大,它没有西湖大,更没有太湖大,可是,它很美丽,就像你。”小谢笑了,她说:“我?比不了你的桂。”我说;“你和她差不多!”她说:“那,你怎么不……”边说着她深深地吻我一口。可是,我没有对她表示亲昵,而是说:“你很美,你太小了,才22岁,不要喜欢我,我都28岁了。你该找个心上人谈恋爱了。”小谢不高兴,一会儿,她哭了。免不了我安慰她一番。从此,小谢除了偶然在没人处吻我几口外,我和他的关系没有发展。我不是不喜欢她,而是怜悯她的青春年华。不忍心采摘一朵含苞待放的娇嫩花蕾。    当我们回到县医院时,我们的科室新添了一名女医生。她是谁呢?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柔美的口唇和口角,很像我的桂。正好是在火车上把我称作她丈夫的那个女孩。一见到她我大吃一惊:“你……是……”她见到我,先吃了一惊,然后,很客气地冲我笑笑说:“缘分,缘分啊!” 共 39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专科研究院
云南癫痫好的医院
癫痫诊断时需要进行哪些辅助检查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