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吴龙贵冤者已然长眠真相不能死去

2018-12-07 03:02:15

吴龙贵:冤者已然长眠,真相不能死去

9月11日,贺卫方、何兵等学者和六十位律师在石家庄召开研讨会,在刑事诉讼法修改草案正在征求意见之际,再次就聂树斌一案进行讨论,并签署呼吁书,要求法院尽快启动聂树斌案再审程序。(人民9月14日)

1994年,聂树斌因被怀疑奸杀女工康某被抓,随即被判处并执行死刑。2005年,逃犯王书金被抓获,王书金供述其曾多次强奸、杀人,承认自己是奸杀康某凶手。时间并不能冲谈一切,尽管已经过去了漫长的17年,但 聂树斌 案没有被人们遗忘,一次次重回公共视野。

这一切,只因公道自在人心。由聂树斌,人们很自然会想起有着类似遭遇的佘祥林、赵作海等人,他们都是因真凶落而得到沉冤昭雪的悲情小人物。他们的幸运在于,终于在有生之年重新获得了自由,开始了新的生活。聂树斌没有这么幸运,这个性格内向、有着严重口吃的农村青年的生命,被一纸判决永远定格在20岁。他无法想到,自己的名字会在日后成为一个标志性的符号。无数人一直在关注此案的进程,无数人在追问:真相何时才能大白于天下?

如果不是王书金的出现, 聂树斌 案或许已化作历史的尘埃。2005年3月,被抓获的上通缉犯王书金供述自己系 聂树斌 案真凶,并指认了现场。 一案两凶 的曝出,经全国数十家媒体报道后引发巨大的争议, 聂树斌 也因此柳暗花明,重现曙光。

然而就在所有人以为正义即将来临的时候, 聂树斌 遭遇了种种离奇的事情,陷入无言的僵局。聂母张焕枝一直向石家庄中院和河北高院讨要聂树斌的判决书,但法院以聂案是1996年之前的旧案为由拒绝提供。这等于是将当事人置于一个悖论之中,如果要提出申诉,必须要提供判决书。但聂案中两级法院根本没有向被告人亲属提供一纸判决书。河北省政法委成立了工作组,负责对聂案重新调查。然而,多年过去,这个承诺至今没有兑现。更为离谱的是,2007年11月5日,人民法院答复张焕枝,申诉材料已转至河北高院,聂案的申诉由河北高院负责。着名法学教授贺卫方毫不留情地指出其荒谬: 偏偏承担纠错职能的机构正是当年制造冤案的机构。仿佛当年方成先生一幅漫画里虚构的场景:蒙受屈辱的秦香莲向包拯告状,包拯在状子上大笔一挥 请陈世美同志查处 !

聂树斌当年的辩护律师张景和承认,10年前律师地位和作用相当有限,审判机关并不能十分重视律师的意见,更谈不上什么控辩平衡。如果说 聂树斌 案是特定时代下的产物,那么,在法治建设已经取得巨大进步的今天,尽快启动 聂树斌 案的再审程序,已经是时不我待。此案已经严重超过了法律规定的审理期限,法理上实在说不过去,更重要的是,正义和良知也等不起了。从某种意义上说, 聂树斌 案能否再审,不仅关系聂树斌本人的清白,事实上也是一张检验司法公信力的试纸。

再审程序的真正阻力可能来自于,一方面,据悉,当年参与 聂树斌 案的审判人员大多已经得到升迁,甚至身居高位,再审意味着可能问责;另一方面,在目前的评价体系下,法院也难有勇气自纠其错。有鉴于此,再审程序关键在于要坚守 任何人不能当自己法官 的程序正义,正如学界所达到的共识:或由法院来审查此案,或由法院指定无任何利益相关的地方法院审理此案,或由全国人大组成特别调查组。冤者已然长眠,但真相不能死去,这是一个社会的道义底线。

(:)

古巴雪茄
pvc护栏厂家
捕鱼赚钱能提现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