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生活

快穿之以病治病

时间:2019-07-27 19:49:33 来源:互联网 阅读:20次

诶~且慢~素某有一个秘密要说, 只需等待24个小时便知真假耶~  荀府。﹢杂∪志∪虫﹢月华渐凉,悄然无声, 映照万物之灵。覆在棕色阁菱上的窗纱,透着两道颖长的人影,和窗外簌簌风声中摇曳的树叶莫名重合, 从外面的院子上方看去, 气氛寂静又诡异。“这个问题, 我们好像早就讨论过了, 所以……你大半夜跑来我房间, 就是为了说句废话?”喝了酒, 半路被迫清醒, 洗完澡还在头晕的陈秋棠用手按着额头,低着头坐在椅子上, 面色看不清, 但语气里却夹杂着几分不耐。荀意:“……”忍住!打仗需要人,万一不小心把这人打死了,那他这几天岂不就白忍了?不过, 暂时还是不要让他再看见那张欠揍的脸了。荀意衣袖一振,利索的侧过脸去, 将目光放在另一边空白的墙壁上, 深吸一口气, 重新整理了一下思绪。调整好后, 荀意又一次开口问道:“你儿子在那家私塾上的怎么样?“挺好的, 小孩子在一起玩, 认识的可比大人快多了。”陈秋棠掩在手掌阴影下的脸庞看不真切,声音依旧低沉磁性。“那和赵王的嫡子相处的如何?”问到关键问题了。陈秋棠好似这才提起精神来,按着额头的右手稍稍滑动了一下距离,向后拂了拂没有束起的发丝,半握拳撑着白皙的面颊,侧着脸看着面前直身站立的荀意,眼睫轻颤,微微眯了眯,半掩上了那双深邃的瞳孔。“我可没说我做了什么,你这都能猜到,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啊~”他先毫无诚意的称赞了对方一声,“我陈家的孩子,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呵,”荀意眼角一斜,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是吗?”一块糕点就能骗到的孩子,也能叫聪明?“行了,放心吧。我家孩子虽然很好骗,但这只限我和老管家两人而已,至于其他人嘛……”陈秋棠眉眼温和,回想起起记忆里那孩子令人发笑的小聪明,心中泛着暖意,“若是你,估计给一盘糕点都骗不到半声伯伯。”给自家孩子洗白也就算了,还得带着贬低荀意一句,这大概就是陈秋棠的乐趣。荀意移开视线,难得没有和他呛声,只是默默转移了话题:“赵王仅此一子,却将他留在燕州,你怎么看?”“哈,这可不是留在燕州,这分明就是带在身边。反正如今燕赵不可能合作,等战争一起,赵王走了,他的嫡子肯定也会跟着一起带走,不可能继续留在这里。我们趁着这个时机,给赵王之子留下一段美好的童年记忆,也算未雨绸缪了。”听闻赵王身患暗疾,这估计是他有生之年的儿子了,能在这个时候给赵王独子留下深刻的印象,也算是一步牵制赵王的暗棋。“虽然我原先确实有这个计划,但你居然真的能将人安排进去,也是我小瞧你了。不过,年仅五岁的孩子,真的能记得住?”荀意有些怀疑。陈秋棠眉头一挑,带着些调侃道:“你这是在怀疑赵世子的记忆力?我出马,你放心就是了。就算他本人记不住,他的先生,他的侍者,还有他收到的纪念品,都会一遍一遍的提醒他的。而且我听说,这位赵世子可是像极了当年的赵王,年纪虽小,但文武皆不差,颇有几分麒麟儿的资质。”“我还以为,你那么喜欢孩子,不会同意这个计划呢。”荀意左手巧妙的绕了一下衣袖,背在身后,面色有异的微微向右边侧过身子,眼神带着探寻,看向坐着的陈秋棠。“嗯?你怎么会觉得我喜欢孩子?”陈秋棠撑着脸颊的右手大拇指轻轻的滑动着,漫无目的的蹭着自己光洁的面颊,唇边勾着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荀意看着又一次装傻充愣的某人,没有再放过他,神情中颇有几分为人兄长的气势。他看着半低着头的陈秋棠,皱了皱眉,下意识压低了声线说道:“你表现的那么明显,我怎么会看不出来。你要是实在舍不得,也不用藏着掖着了,明天就去把孩子接回来吧,省的到时候真出事了,你后悔。”“但是你找不到别的人代替了。身份够格,年龄刚好,智力正常的幼童,在燕州,就只有我的儿子了。”陈秋棠唇角那清浅的弧度隐没在撑着脸颊的右手下,半睁着一只眼睛,懒懒的抬头和荀意对视,“赵王肯定会彻查所有和赵世子同窗之人的身世来历,你就是想换,能换谁?”“你心疼孩子就表现出来,这么拐弯抹角的干什么?”听了陈秋棠的回答,荀意眼中的笑意越发明显了,神情一变,俯下身子凑近看着对方,好像看透对方秘密一般,语气洋洋得意。“我心疼谁了?”“你矢口否认也没用,我看出来了。”荀意直起身子,满脸都是扳回一局的轻松愉悦,之前受的气,尽数散去,“你一说到孩子就各种闪躲,反驳的毫无逻辑,而且你这人,能坐着绝不站着,但是那天,呵呵……”说到这一点,荀意凝视着陈秋棠装无辜的眼睛,回想起那天陈家来人时,他甩袖走了以后还是有些不放心,又折返回去,没想到,却是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你可真是身在局中,大概是没仔细回想过你和你儿子相处时的样子,还真是……令人万分惊讶啊。”“是吗?”陈秋棠没有回避对视,甚至松开撑着的胳膊,在椅子上坐直,不动声色没什么感情偏向淡淡的应了一声。站着的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定定的看着他,道:“你嗜酒,懒散,爱玩闹,这些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世道越来越乱,风雨欲来,人嘛,总要有一些消遣。但是,有些东西,却是一次出现的机会也不能给。”毕竟,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他说完后,屋子里莫名沉寂了一瞬。下一刻,另一人柔和了声线,带着压抑在喉头的笑声,忍笑开口道:“荀意,你在家中,肯定是大哥吧。”这是陈秋棠次开口喊荀意的名字。“呵,我家的小弟,可比你听话多了,完全不需要我这样教导。”荀意听出了他话中的含义,袖一摆,脸一扬,随口怼了他一句。陈秋棠看着眼前长身玉立温润儒雅的谦谦君子,莫名的想说些什么,但酝酿了半天,嘴唇动了动,话语都到嗓子眼了,却还是给压了回去。,他还是没有说话,只是慵懒的歪着头,脸上的笑意不做收敛,眉眼之间似是散去一层迷雾,如拨云见月,一动一静之间,更显风雅气度。……先历二十年,灵帝突然逝世。但因先帝并未留下任何遗诏,为防止国家动荡,经丞相与众大臣商议,决定推选留在京师的五皇子登基,并发诏,公示天下。燕州距离京师,即使快马加鞭也需要三天的时间。在这三天里,燕州的气氛明显不对,或者应该这么说,燕州不愧是屹立于王朝与外邦之间多年不倒的神奇之地,燕州百姓对于各种事情的嗅觉和接受速度远超燕王想象。燕王的私人议事厅。在这个房间里,只有三个人。“燕州不愧是奇人辈出的地方,传说果然是有道理的,这反应速度,比官府还快。”燕王在听见荀意有关近燕州百姓动向的汇报后,神情复杂,面上不知该显露何种表情。“殿下,百姓能自发参军,这是好事。”荀意神态自然,并不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燕州之地,处境微妙,却能长久立足,凭借的就是奇人异士众多,往往能料敌于先。“愿意参军倒是没什么,但……怎么还有捐财产捐物资的?”这是正常百姓做的出的事吗?燕王有种正在做梦的不真实感,希望来个人拍醒他。荀意沉吟了一下,觉得自己来解释可能效果不一定好,还是本地人的说服力大一点,这样想着,他侧过头示意正坐在椅子上偷懒的某人。收到荀意眼神示意的陈秋棠抿着唇不想说话,但对方眼带威胁的做了个手势,身无分文的陈秋棠被拿住软肋,他只能委屈的放下手里的酒杯,乖巧的给这些外地人答疑解惑。“覆巢之下,安有完卵,燕州人对于战乱之象的意识,可比你们还要深刻。能在毫无原则动辄刀斧加身的两国交界活下来的人,他们的任何行为,都是以保全自身性命为目标的。”“殿下看着他们捐资捐物,好像是在开玩笑,但其实,我们只是为了达成目标,做的更彻底罢了。身处风暴中心,不像其他人,他们还有时间权衡轻重,我们,没有时间。”陈秋棠的话,让燕王一下子失了话语,他以前只知道燕州有很多传奇故事,却不知道,这些都是用鲜血换来的,真的经历了这一切的燕州人,反而并不以这些传说为自豪。荀意听完后本来也有些动容,但是眼角余光看到陈秋棠借着袖子偷摸拿酒杯的小动作时,顿时面上一黑。白瞎了他刚刚感动的心情。“那……这些物资,我们就都收了?”燕王用小眼神瞟着两位先生。“收吧,收吧。”陈秋棠随意的点了点头。不拿白不拿,陈秋棠不是很懂燕王犹豫的理由是什么。“殿下不用在意,只要我们实现他们的目标,就不算辜负这一番心意。”荀意语气沉稳的劝说着燕王。

大庆好的治癫痫医院
廊坊市癫痫病治疗
沈阳治疗性病的专科研究院
永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玉溪怎么治疗卵巢囊肿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