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网络中的那只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11: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他叫猪头。  认识他是在阳春三月,那时风很大,整天没完没了的刮着。  学校刚开网络时,大家也只是上去聊天。在此之前,湘湘从没接触过网络,所以,新鲜感使然,她刚申请了QQ,便一下子迷上了网上聊天。  猪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是湘湘的个网友。湘湘刚上网时打字慢,聊天时没人愿意和这样的人说话。她开始也不喜欢和猪说话,无人理会时,便去骚扰猪头。猪也是个无聊的人,回的消息慢且没一点幽默感,还错字连篇。为此,同屋的一个同事断言:他肯定小学都没毕业。让我们觉得还算有水平的一句话,就是湘湘问他工作上的事情。他是搞污水处理的,湘湘问,处理完的污水能喝吗?他反问一句,给你,你敢喝呀?!  猪虽无聊,但他又和其他人不同,很多人对待湘湘都是置之不理,而猪却很讲究礼尚往来。只要湘湘和他说话,他给予回复,哪怕是很烦,也会说一句:“我忙,不要和我说话,找别人去吧。”后来为了防止湘湘的骚扰,便把他一个同事介绍给了她。  这样一个没意思的人之所以让我们记住他,恐怕就是因为他那可笑又愚蠢的名字,以及他那源源不断的错别字。真应了那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一个阳光很好的中午,一连数天的大风一下子变得乖顺了,我吃完同事带回来的饭包,便开始坐在电脑前消磨二个小时的午休时光。  湘湘也在。她告诉我猪头玩一种游戏叫奇域,很有趣,可她不会弄。当时她在多媒体教室,我叫她下来,我帮她。  依着猪的提示,一步一步地替湘湘打开并登陆了那个游戏。里面一群群的小人在一个宽大的广场上走来走去,可爱极了。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到里面抓几个出来当宠物。  这时,猪出现了,他在奇域里的名字叫Pyramid——金字塔!那一刻,我坚定的认为,他不是小学水平!就这样,湘湘和猪次在奇域中的碰面其实是我一手操作的,也可以这么说,和猪次在奇域中会面的不是湘湘,是我!  奇域开始了我和猪之间以后所有故事的上演。  大学时就开始上网的我,对聊天早就失掉了兴趣,除了同学、朋友和两个固定的网友外,任何人都不加,为了玩游戏,我加了他。  他和我说,认识一个也是黑龙江的,真巧!而我和湘湘为了避免被他识破,都装做互不认识,为此还上演了一出不大高明的戏。  猪建了个群:我、湘湘和他。我和湘湘在群里有滋有味的唱和着,却发现猪跟休克一般,没了音。  现在再回想那个情节,我想自作聪明的我们早就中了计,被一头猪给耍了。他又一次采取了转移目标以求脱身的办法。  次和他接触,发现他并不象她们说的那样无聊,我们一聊就是一中午。所以,我相信人和人之间是有缘分的,投缘了一切都会很美好。  在我的要求下,他也在游戏中和我碰了面,至今仍记得那个场景:我如约来到指定地点,那是一座高大的建筑物,气派的大门口,明晃晃的躺着一个貌似机器人一样的“怪物”,他一身奇异的装束,头上戴着个状如钢盔样的东东,这个怪物就是猪!  他躺在那,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很阿Q的样子。  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他突然站起来甩开一双长腿跑走了。我一下子象丢了魂魄似的,呆立在那,无依无靠……  原来他去打猎了,奇域中可以通过打猎赚钱买东西。  那时的我是个身无分文的可怜虫,连起码的狩猎工具都没有。而他,在我眼中是个富甲一方的角色。为了游戏,我再一次破例,平生次开口向人要钱。  一万块!这是我的平生次给我带来的实惠!那一次,觉得他很慷慨,很真诚,虽然那只是个游戏。  湘湘知道后,也向他开了口,结果没我那么好的运气,猪只答应给她十块钱。湘湘自然会把他一顿数落。从那时候起,我觉得自己抢了别人的东西,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以后的日子就似一部流水帐,但平静、塌实。聊天依旧,游戏依旧。  他工作很忙,每天都要不停的画图纸,有时还要去工地。每次离开时都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