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教育

网络中的那只猪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9:11:2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他叫猪头。  认识他是在阳春三月,那时风很大,整天没完没了的刮着。  学校刚开网络时,大家也只是上去聊天。在此之前,湘湘从没接触过网络,所以,新鲜感使然,她刚申请了QQ,便一下子迷上了网上聊天。  猪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他是湘湘的个网友。湘湘刚上网时打字慢,聊天时没人愿意和这样的人说话。她开始也不喜欢和猪说话,无人理会时,便去骚扰猪头。猪也是个无聊的人,回的消息慢且没一点幽默感,还错字连篇。为此,同屋的一个同事断言:他肯定小学都没毕业。让我们觉得还算有水平的一句话,就是湘湘问他工作上的事情。他是搞污水处理的,湘湘问,处理完的污水能喝吗?他反问一句,给你,你敢喝呀?!  猪虽无聊,但他又和其他人不同,很多人对待湘湘都是置之不理,而猪却很讲究礼尚往来。只要湘湘和他说话,他给予回复,哪怕是很烦,也会说一句:“我忙,不要和我说话,找别人去吧。”后来为了防止湘湘的骚扰,便把他一个同事介绍给了她。  这样一个没意思的人之所以让我们记住他,恐怕就是因为他那可笑又愚蠢的名字,以及他那源源不断的错别字。真应了那句“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一个阳光很好的中午,一连数天的大风一下子变得乖顺了,我吃完同事带回来的饭包,便开始坐在电脑前消磨二个小时的午休时光。  湘湘也在。她告诉我猪头玩一种游戏叫奇域,很有趣,可她不会弄。当时她在多媒体教室,我叫她下来,我帮她。  依着猪的提示,一步一步地替湘湘打开并登陆了那个游戏。里面一群群的小人在一个宽大的广场上走来走去,可爱极了。我突然有一种冲动,想到里面抓几个出来当宠物。  这时,猪出现了,他在奇域里的名字叫Pyramid——金字塔!那一刻,我坚定的认为,他不是小学水平!就这样,湘湘和猪次在奇域中的碰面其实是我一手操作的,也可以这么说,和猪次在奇域中会面的不是湘湘,是我!  奇域开始了我和猪之间以后所有故事的上演。  大学时就开始上网的我,对聊天早就失掉了兴趣,除了同学、朋友和两个固定的网友外,任何人都不加,为了玩游戏,我加了他。  他和我说,认识一个也是黑龙江的,真巧!而我和湘湘为了避免被他识破,都装做互不认识,为此还上演了一出不大高明的戏。  猪建了个群:我、湘湘和他。我和湘湘在群里有滋有味的唱和着,却发现猪跟休克一般,没了音。  现在再回想那个情节,我想自作聪明的我们早就中了计,被一头猪给耍了。他又一次采取了转移目标以求脱身的办法。  次和他接触,发现他并不象她们说的那样无聊,我们一聊就是一中午。所以,我相信人和人之间是有缘分的,投缘了一切都会很美好。  在我的要求下,他也在游戏中和我碰了面,至今仍记得那个场景:我如约来到指定地点,那是一座高大的建筑物,气派的大门口,明晃晃的躺着一个貌似机器人一样的“怪物”,他一身奇异的装束,头上戴着个状如钢盔样的东东,这个怪物就是猪!  他躺在那,翘着二郎腿一晃一晃的,很阿Q的样子。  我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他突然站起来甩开一双长腿跑走了。我一下子象丢了魂魄似的,呆立在那,无依无靠……  原来他去打猎了,奇域中可以通过打猎赚钱买东西。  那时的我是个身无分文的可怜虫,连起码的狩猎工具都没有。而他,在我眼中是个富甲一方的角色。为了游戏,我再一次破例,平生次开口向人要钱。  一万块!这是我的平生次给我带来的实惠!那一次,觉得他很慷慨,很真诚,虽然那只是个游戏。  湘湘知道后,也向他开了口,结果没我那么好的运气,猪只答应给她十块钱。湘湘自然会把他一顿数落。从那时候起,我觉得自己抢了别人的东西,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以后的日子就似一部流水帐,但平静、塌实。聊天依旧,游戏依旧。  他工作很忙,每天都要不停的画图纸,有时还要去工地。每次离开时都请求我给他升级。  起初我很不情愿,可经不住他的再三请求。后来,帮他升级竟渐渐成了一种习惯。甚至会锁上办公室的门大打特打。有时一打就是大半天。QQ上见到他时,也总是先问一句:“生了吗?”他回答:“我没那功能。”这个时候他倒钻起我的错字空子了。  熟悉了,他也知道了我的火暴脾气,一点小事情都不违逆我。办公室的人偶尔也会问一句:“猪头怎么变成你的网友了?”湘湘更会趁机嚷嚷:“都是先入为主的,只有一个人例外,就是那头猪!”每每这时,笑声都会在办公室里弥漫开……  再后来,在别人的印象里,猪头便是我的网友了。那个时候,我就不想让别人再说他是小学水平。于是,一个决定在心里扎了根:帮他摒弃打错字的毛病。  从此,他真的不再打错字了。但也仅局限于在我面前。同屋的小露也玩奇域,也认识猪头。有时也会用我的QQ和猪说话,她会事先问一句:“知道我是谁吗?”猪回答:“销路。”  销路即小露!  小露会对同事们说:“小姜不在,猪头马上现原形。”  那个时候猪真的很乖,偶尔出现一个错字会让他改写10遍,他会很听话的照做。他也是个极狡猾的家伙,每到这时就把改写过来的字进行复制,然后发给我。当然他太命苦,这点小伎俩,岂能逃的过我的慧眼,我会更严厉的对他说:“重改,20遍!不许复制!”仿佛自己真的是个责任心很强的老师。  游戏继续,升级继续。  游戏里流行PK,若在PK时失了手,功力和财力都会损耗。每次猪不听话或惹我不高兴时,都威胁他:“我要去PK!”他总会可怜兮兮的说:“千万不要啊!”  我很多时候是在帮他升级,可也有让他出丑的时候。他千方百计的帮我弄到一张请柬可以去礼堂参加婚礼。当时用的是他的ID。进去后,发现里面的陈设和场面以及婚礼的种种程序和现实生活很像,很有趣!于是,就找了个靠边的角落坐下,想好好观赏这场来之不易的热闹。要知道,这张请柬可是他花了好长时间才帮我弄到的。  婚礼中,新郎新娘都穿着礼服,牧师也很象样的主持着局面。我美滋滋的坐在那观看着这一切。  突然,好多钱币从天而降,黄澄澄的,发着耀眼的光,我一下子跑了过去,拼命的拾着散落一地的金币。  糗事就这样降临到了Pyramid的身上,可怜的Pyramid在拼命的拣钱时被系统强行踢了出来!一旁观看的小露笑的不行!婚礼没看成,Pyramid的脸也被我丢尽了!原来那钱是婚礼的必需品,是不能拣的。怪不得礼堂中其他人都没动。  第二天见他,心虚的很,想对他说又怕被他骂白痴。经过几天的矛盾斗争,还是如实的告诉了他。他果真发过来两个字“白痴!”接着是下一条消息,打开来,是一连串的“哈哈”。  以往他骂我白痴时,都会遭到我的痛斥,或回以更厉害的咒骂。但那次没有,甚至委屈的想哭,如同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似乎忘了那只是个游戏,总觉得给他丢了脸。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滑过。他的级别也在一天天的升高,这其中自然有我的一份功劳。  除了奇域,我们也玩别的,也会逛逛可乐吧或光顾一下联众。在可乐吧玩台球时,原本很厉害的他总是打不准,而毫无技巧可言的我却总是歪打正着,冲着A洞进去的球会偏离A洞,晃晃悠悠进了B洞。每到这时,他都大叫:“没天理了!”我总是回以白眼并嘲讽:“老天眷顾有缘人,你认命吧!”  在联众打麻将,他玩,我旁观。看见别人胡什么牌马上告诉他。有时点特背,还没等我的消息到,他就偏偏打出了那张炮。他会骂我:“猪啊,怎么放哨的!”我也不示弱:“猪头猪脑猪大肠!这个时候动作倒敏捷上了!”可心里忍不住替他可惜,盘算着:“要是能旁观两家的牌就好了!”  认识他半年的时候,一向白痴的他突然拥有了自己的感情。当他告诉我时,已经陷入了一场劫难中。那段日子他一定不愿提起,我也就不想再说什么。后来,我认识了那个女孩。  没多久,我和她转目成仇,确切地说是她把我当成了敌人。  那是过年前夕的一天,猪说起那个女孩家是南方的,一年也不能回去一次,这次过年打算去猪家。我觉得她这么久都不能回去,父母一定会想她,就对猪说:“你陪她到她家去,这样你们可以在一起,她也可以看见自己的爸妈,多好啊!”结果,第二天,那女孩就发来消息责问我:“为什么不要猪带她去他家?”她态度恶劣,我无言……想解释什么,又觉得根本没必要。独自纳罕,难道她不认识字,还是理解能力太差,要么就是猪从中搞了鬼。我知道自己实在不该怀疑猪什么,可除了这个我也实在想不出那女孩责问我的原由。  在这以前,她也曾莫名其妙的讽刺过我一次,后来在猪的逼迫下,她打电话向我道了歉。我感激那只蠢笨却还算真诚的猪,所以铁了心要帮他抓住那个女孩子的心!无论受多大委屈,只因为他爱她!  痛苦的日子,我陪他度过,一遍又一遍的给他打气。  忙碌的日子,我只在他午休的时间出现,为的是不打扰他工作。  那段时间,食欲不好,通常一天只吃一餐,他也会语重心长的劝我:“去医院查查吧。”  不知不觉,已经把彼此当做很知心的朋友,可以倾诉生活中的烦恼,宣泄工作中的不愉快。但更多的还是相互击毁。他常会说我白痴,也会骂我彪。他公司的进餐时间是11:20,每天到了这个时候,我都会对他庆祝说:“准备好,食堂要喂猪了。”而他,也总会回复那句一成不变的话——“白痴!”。有时候也会换成“小白”或“白”。  后来,他取得了那场爱情战争的胜利。我比他还高兴。可那女孩对我的态度却一天近似一天的恶劣。我不明白她如此没有安全感的原因到底是为什么。后来从她那得知,猪曾对她说过:“真想第二天就去把她娶过来。”  那个“她”就是我!  我告诉她:“那是玩笑,他真正想娶的是你!”  我告诉猪:“蠢蛋,想要娶我对我说,干吗傻气到和她去说,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从那时候起,我明白,我和她之间永远不可能和谐相处了,后来的事情果真证明了我预测的准确性。  但为了猪,我一次又一次地承受了她的冷嘲热讽。  她的所作所为让我为猪感到深深的惋惜,可为了他心中所爱,我把对她的不好看法都憋在心里。  终于有一天,她把我气的眼泪象止不住的洪水,同事们气愤的要替我教训她,我制止了。  心里的委屈积累到一定程度就会泛滥。她对我剑拔弩张了那么久,我只是一味的防守,从来没进犯过她一丝一毫。终于,我也向她举起了剑,彻彻底底的做了一回泼妇。是平生次!  那以后,我删掉了她,也删掉了猪!  再后来,就到了这个冬季,猪又回来了,让我重新认识到了朋友和缘分的重量。  其实,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很难也很容易,只要没有负担,只要轻松自在那就值得维护和坚持。  我们不是恋人,但可以彼此关注;我们不是亲人,但可以彼此关心。我始终是我,那棵不起眼的小草。他也只是他,那只又蠢又笨又狡猾又贪玩的猪。我们没有交集却又彼此牵系……  我说:下辈子无论如何要离你近些。  他说:我也是。  我说:那样我可以一天打你十遍。  他说:我一个月打你一遍就满足了。  如果真有下辈子,不求别的,只希望在过奈何桥时,彼此都不要喝下那碗孟婆汤。 共 43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异常不育食疗
黑龙江治疗男科的研究院哪家好
昆明市哪家医院治癫痫便宜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