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有一种病叫地老天荒

2018-11-05 09:44:46

有一种病叫地老天荒

午夜两点。我躺在床上给子建打: 明天是我们认识6个月。他怎么一点表示也没有? 我说的 他 是肖洛,我的男友。一个刚刚步入中年,事业有成的男人。子建大概还没完全清醒,声音里一股子被窝味: 你要他给你什么表示? 我说肖洛没有向我求婚。子建爱搭不理:你不是说他一早就告诉你了他不会再结婚了吗?他如今事业如日中天,有一个正在长大的儿子。一年前又刚刚挣脱婚姻的束缚。生活对于他来说已经进入了黄金期,有孩子,有事业,有自由。眼下还有你的爱情,他怎么可能重蹈覆辙? 可他我语重心长地告诉子建,爱情是一种传染病,一且染上只会给人的内脏器官带来一系列的生理反应:肾上腺激素增加,瞳孔扩大,心跳加速,汗水增多。神经系统的其他功能陷入混沌之中。行为失常,歇斯底里。失恋对人体器官的危害就更大了,首先是新陈代谢减缓。免疫功能减弱,激素分泌失调,食欲不振,失眠。巨大的精神压力转变成为生理问题,心脏首当其冲承受巨大的压力,在重压面前,难免不出问题。甚至有人心力交瘁为爱而饮恨。 所以,我严肃地说:我再也不会恋爱了。MD太没意思了。 子建被我一通乱侃弄得晕头转向,先还点头称是,随即反驳爱情是多么美好的体验呀,像罗密欧与朱丽叶 我伸出兰花指点着子建发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冷笑:所以完美的爱情都嫁给了死亡,活着的爱情只好苟延残喘。再说既然爱情这么美好,怎么没见你爱上过谁? 子建把眼睛从我脸上移开:我爱过的,而且一直爱着。我 哗 一下把手里的汤洒了一地:你骗谁?从大学到现在,雌性动物除了母耗子母蟑螂你家里还有什么? 我一直都在爱着,子建目光坚定地从鸳鸯蛋卷移到我脸上来,我一直爱着你,从大学起就爱你。 我头晕脑胀,又惊讶又疑虑:你是不是喝高了?我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子建的额头。手没伸到就被他一掌打下来:我没有喝高!我一直爱的都是你。 轮到我结结巴巴词不达皋白癜风治意:这个我怎么不知道?这个你从来没说过?这个你确信自己真是这样想的?你说过你只把我当兄弟。你还说我特不像一女人?要知道我当时青春年少,正在暗恋你呀! 话一出口,顿觉天地皆惊。空气静默着可以划根火柴就点燃。 子建把玩着手里的酒瓶,一脸苦笑说:你要知道我从小在山区的军营里长大,上了大学猛一看那么多花枝招展的女生有点无所适从牛皮癣新药物,不知道怎么跟她们打交道,也不知道怎么跟女人示好。其实我当时的意思是你是我心里亲密的女人。可以相伴一生的女人。 快晕过去了!怎么会这样? 子建蹲在我面前用手托起我的脸,在上面轻轻一吻:你说爱情是一种传染病,我想这病应该不止是只有嫁给死亡的完美爱情,比如我这样的男人,一旦感染爱情,发病时间就会很长,并且呈现持续的病状,如果硬要从医学上解释,应该属于 天荒地老型爱情 ,俗称 陪你一起慢慢变老 。 我心一软,人便如泥委地。 第二天打开,里面充满了肖洛发来的短信,千言万语只说离不开我,依旧不提结婚。想了想发一个短信回去:过去种种如昨日死,今日种种如今日生。好好珍惜你自己的生活吧! 拉开窗帘看到阳光在花叶间跳跃,心里是满满的喜悦,这是个春风春日的好天气啊。:小加

smt贴片
无缝钢管厂
水浒传游戏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