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科技

续弦难当

时间:2019-06-25 19:18:43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上官云鹤看着坐在对面沉默不语的吃着饭的苏珞璃,他还一时有些不习惯。灬杂♀志♀虫灬“你要是不舒服的话,就让大夫看看。”大夫已经来了,只是苏珞璃不让看,他就先让大夫呆在了外院。苏珞璃抬眸对他一笑,“不是你说的食不言,寝不语吗?”“这话说的也对。”上官云鹤介手给她又添了一碗粥,“多吃点。”“谢谢。”苏珞璃的温声细语,让上官云鹤很是意外。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发现她对他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这种转变是他喜闻乐见的,他不光欣然接受了,还随着她的转变,也跟着发生了变化。两人很是愉悦的吃了顿早饭,上官云鹤就去了外院。外院给他单独收拾出来了一间书房,除了桌椅和罗汉床,到是没有什么别的摆设,但过年这些日子,他却在那个房间里一呆就是一天。苏珞璃躺在临窗大炕上,拿着本书看,可是心里却想着心事。她知道自己一直就是个随意而安的人,也是比较能务实的人。事情既然有了变化,她就不会再墨守成规的沿着老路走,而是要试着打开一条更有利于自己的新路。虽然对于上官云鹤强了自己一事,她到现在也是耿耿于怀,可她若是真怀孕了,上官云鹤早晚都会知道,与其到因为孩子的事情,跟他拼个你死我活,结果可以预想,她定是败方,那还不如就真的跟他得了。到时候,起码孩子有父有母,有个好出身。只是她却是一点都不想回上官府。得怎么样才能让他答应自己不让自己回去呢?上官云鹤进进出出走了两趟,看她拿着本书,在那好象一页都没翻似的,便问道:“感觉好没好点?”“好多了,”苏珞璃看着他,淡淡一笑:“你在那忙什么呢?”“我让人回趟京城,给太夫人送点东西,顺便看看府里有没有什么事。”上官云鹤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我再过两天就得走了,你看看这宅子够不够大,有没有哪里要改建的,你想好了跟……于谦这次得跟我走,护卫还留下,我再给你安排个人管着。”“宅子外的事情,我想让田强帮着管,宅子里的事情,让奶娘管着,”苏珞璃道:“镇子上的事情就全都交给冷兴。”“冷兴是个可用的人,如果一直在镇子上管着那么个小铺子,有点屈才……过一阵子看看再说吧,”上官云鹤对冷兴好似很满意,还另有安排似的,说道:“至于宅子里的事情,你看着办,田强也行,但如果让他当管事的,就应该找个机会把田盛和周妈妈换个地方,是别让他们在一处当差。”“为什么?”苏珞璃把书放到了桌子上,问道:“是怕他们一家子合起来骗我?”“虽然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也要居安思危,防患于未然,免得真的出了什么事,后悔莫及。”上官云鹤循循诱导。苏珞璃坐那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儿,道:“周妈妈办事干脆利索,有主见,适合当个管事的妈妈,只是没在大宅子子里当过差,还缺少办事经验,规矩上也有些欠缺。田盛性格老实稳妥,只是为人处事太呆板,如果给他安排一份不需要动脑的差事,他到是能办的妥妥当当。田强为人正直,处事圆滑,办事机灵,他们三人都是可用之人……”苏珞璃一时有些踌躇感叹,要是自己的再多些私产就好了,那这些人也就都能好好安置,可是现在……她叹了口气,“还是再等等吧。”“你也不用着急,等过一阵子,你再有了庄子什么的,也可以再把她们分开安置,或者以后就把周妈妈带在身边,让她专管你的饭食,田强就安排个没有实权的位置。”上官云鹤细细的说给她听。苏珞璃扬头看着他,猜测着,他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她的心思?所以才这样的提点她?上官云鹤也正望向她。她的双眉弯弯,小小的鼻子微微上翘,脸如白玉般晶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颊边的小小梨涡若隐若现,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像要滴出水来似的望着他,看的他的心更软了几分。“用人,一定要避其短而扬其长,让他发挥他的能力,为你办好事,他自己舒心,认你为伯乐,你才能用着顺心、安心、放心。”苏珞璃的眼睛一眨,崇拜的看着他道:“你的意思就是用人要‘人尽其才、量职录用;用其所长、避其所短;信任为本、明责授权’?”上官云鹤被她的目光看的浑身舒畅,再听她这么一说,不由心里大喜,笑道:“正是此意。”又接着说了句:“你还不傻,竟然还知道这样的大道理。”“我本来也不傻。”苏珞璃就笑着让他把笔墨拿来。“你这是又想做什么?”上官云鹤把笔黑纸都给拿来放在了炕桌上。苏珞璃笑着拿起毛笔,把她自己刚才说的那句话写了下来。她把笔往旁边一放,拿起自己写好的字,举起来,不太好意思的说道:“我的字写的不太好,浪费了这上好的澄心堂纸。”上官云鹤站在炕边,拿过纸来,看着上面的字说道:“也还认得出来写的是什么。”苏珞璃说自己写的不好,她还觉得在自嘲,并没有觉得尴尬,可是听上官云鹤这么说,她就有些难为情起来,把自己写的抢过来,放到了一边的炕上,转移话题道:“我把这用人的警醒之句都放在一起,等到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翻翻,时时的提醒着点自己。”上官云鹤对她的这个态度到是很认同,“你能这样想很好,人不懂不会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学不思。”“不学不思?”苏珞璃咀嚼着这几个字。“有些事,不是学了就能会能懂,还得自己好好的想想,思考过后,才知什么事可为,什么事不可为,什么话可说,什么话不可说,要不然怎么有‘三思而后行,谋定而后动’一说?”苏珞璃嫣然一笑,“听君一席话,可真是胜读三年书。”上官云鹤大笑……

贺州治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白癜风专科
玉溪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